愚者知责。

杂食,注意避雷。
我见证着一个时代的繁盛与落幕。

kajx;shxyan;dajzhha:、sj:

看不懂中国字就回去学语文,这格式真是见多了,我不稀罕你马后炮的道歉,做你妈手机壳,滚。

【priest/默读/杀破狼/镇魂/大哥/拖延症/天涯客/联动】我们都有一个妈






*我最爱的甜甜女神生日快乐啊啊啊这是陪您过的第一个生日!
*文笔渣,ooc是我的,所有人物都是甜甜的!
*一直想看联动没人写自己亲自动笔自给自足,脑洞开大了……把女神也加进去了。没写的人物是因为没看完……
*少数服从多数,现代。
*现代有些cp之间彼此认识,顾昀长庚历史上存在。
*采用闻光太太设定赵云澜和沈巍知道时空混乱一事!太赶了没能及时要授权非常抱歉,这里@太太要授权呜呜呜。  @闻光
*lofter排版看着不舒服可走石墨
https://shimo.im/docs/4hvDmXdQXzUkQMBb  评论也有链接




  骆闻舟头疼地看着大马金刀坐在市局外面椅子上,穿着像是从哪个剧组里借来的古装,手里拿着个笛子,长得和历史上某个将军很像的人——其实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将军——顾昀顾将军。

  但骆闻舟不信啊。骆闻舟是谁,燕城赫赫有名的中国队长,唯物主义屁股后面小跟班,像面前这个带着琉璃镜说自己是历史上人物的男人,骆闻舟看得可多了,不就是历史人物疯狂爱好者去韩国整个容然后来冒充魑魅魍魉神仙鬼怪来骗人吗。

  可是面前男人灿烂的笑脸又让骆闻舟怀疑人生,甚至怀疑起来自己的信仰——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骆闻舟握拳抵在嘴唇上轻咳一声 “那什么……顾将军?”他试探问到:“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来这儿的吗?”
 

他面前和费渡能有一拼gay里gay气的男人微微一眯眼,用笛子指指太阳穴:“忘了。”

骆闻舟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努力的克制自己想要揍面前人的情绪,再次问道:“那你有认识的人吗?”天啊快来个人把这妖孽带走吧,太污染警局的环境了。

  那人——顾昀笑道:“这个问题你问过了,我熟悉的只有长庚,也可以叫李旻,认识的嘛……沈季平、陈姑娘……唔还有葛小胖、曹娘子……李铮……应该没了。”

  骆闻舟已经麻木了,死鱼眼盯着顾昀,想着这人为什么入戏那么深,门口飘移来几辆警车。

  骆闻舟抬眼,看了看上面的标志后大步走向门口,顾昀也好奇地伸头看着,只见那警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一个衬衫皱巴巴像刚睡醒直接套上连衣摆都没有掖好,头发乱糟糟的;一个衣冠楚楚玉树临风,带着眼镜留着长发,乍一看和费渡有几分相似,但眉眼之间却带了点几分费渡没有的、融入骨子里的温柔。

  这两人下来后,几辆警车开离开市局门口,似乎只是为了给两人找场子撑个腰。

  骆闻舟上前伸手和人打招呼:“特别调查处处长、沈教授好啊。”

  龙城特别调查处处长——赵云澜,打了个哈欠伸手碰了碰骆闻舟手心算是打招呼,之后便走到顾昀旁边一坐,伸手胡撸一把顾昀脑袋,低头小憩起来。

  沈巍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赵云澜,有些歉意的握了握骆闻舟的手,“他就那样,今早又和我闹了脾气,骆队别在意。”

  骆闻舟手收回来笑笑:“没什么,赵处什么样我还是了解的。”他摸了摸下巴,指指莫名其妙被揉了脑袋正在整理头发打量赵云澜的顾昀:“他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

  沈巍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和骆闻舟来到顾昀面前,“实不相瞒,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件事。”他指了指市局门口,“你看。”

  嘿,骆闻舟乐出声,是进来一群年轻人,打头阵的可不就是“人民好教师”魏谦和霸道总裁魏之远吗。

  要说骆闻舟什么时候认识他们俩,还要从魏谦当上教师,在学校门口和魏之远吵架开始。那个时候骆闻舟和费渡正好办完案子,又累又困,骆闻舟开车差点撞上魏谦魏之远,从此结上梁子。

  骆闻舟向魏谦和魏之远后面看,嗯……跟了三个穿古装的,两个穿现代的,骆闻舟指了指魏谦后面衣着有一种“不显山不露水”穷奢极欲的男人刚想发问是谁,那男人已经已经开口:“子熹!”

  顾昀这边无意识的回了一句,“诶!什么事儿长……”顾昀一愣,收回打量赵云澜的目光,投向喊自己的人,而长庚已经来到顾昀旁边坐下揽住他。

  顾昀拍拍长庚微微颤抖的背,无奈道:“多大的人了啊……不怕,我在。”可算是吓坏这小兔崽子了,自己以前雕木雕手指被划烂都能被这小崽子嘟嘟囔囔半天,这次突然失踪,估计把人吓得半死了。顾昀叹口气,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召集玄铁营和临渊阁一起找自己了,顾昀摸了摸长庚因为消瘦而凸出来的脊梁,心疼地放开人刚抬眼却发现长庚眼眶红彤彤的,早就已经哭出来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顾昀顾不上什么面子了给人吻掉眼泪擦擦眼角,低声道:“我的好心肝儿,不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你面前呢吗。”

  长庚愤恨地咬住顾昀的手,却在牙齿下去的瞬间卸了力道,带着哭腔质问顾昀“要是没回来呢?”

  “没有要是。”顾昀果断打断小狼崽子的脑洞,胡撸了一把狼头,“来义父怀里,义父给你安慰安慰。”一边说还一边张开怀抱,长庚也毫不客气的埋进顾昀怀里。

  骆闻舟看到这一幕挑了挑眉,问沈巍:“这两位真是……?而且也……?”

  沈巍轻咳一声,点点头,“是的。”

  魏谦顺势坐到长庚旁边,魏之远也跟着坐下,“我以为兄友弟恭已经很厉害了。”魏谦说完后沉默了一会儿,憋出来一句:“太始帝和安定侯原来……比我们还厉害。甘拜下风。”

  得到了后,骆闻舟不停扭头憋笑,魏谦翻了个白眼,魏之远笑着摇摇头。

  随后,骆闻舟又把实现转移到剩下四个聊得非常愉快的人。骆闻舟目瞪口呆地看到了两个现代人和两个古代人聊得非常开心,感到非常新奇。

  赵云澜这时醒了,沈巍忙不迭去哄刚刚睡醒的赵云澜,骆闻舟也就收了嘴,自己亲自去问剩下四个人是谁。

  这其中两个古代人呢,大概是走江湖的,其中一个背上背着斗笠,腰间别着剑,另一个吊儿郎当翘着二郎腿,衣着和旁边的人形成对比,骆闻舟一看就知道是情侣装,他暗地里比个中指后,才慢慢走向他们。

  让骆闻舟惊讶的是,他们这群gay里居然混入了个直男,四个人中居然有一位女士。

  好想费渡啊……。骆闻舟带着“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秀恩爱”的精神向四人走去,发现剩下四个人也在秀恩爱,第一次骆闻舟觉得自己从未这样想过费渡。

  “你们好。我是燕城刑警大队队长骆闻舟。
”骆闻舟凑到扎堆讲话的四个人里,“请教四位大名?”

  背上背着斗笠,表情淡漠的男人开口:“周子舒。”“温客行。”他旁边翘二郎腿的男人也笑嘻嘻开口,至始至终,他的手都放在周子舒的腰上。

  “骆队好,我是叶子璐。”叶子璐指了指自己旁边表情拽的跟骆闻舟欠了他二百五十万一样的男人,“他是我老公,叫颜珂就好。他平时控制不好自己的面部神经,导致脑子有点毛病,骆队您不要在意。”

  颜珂一听不乐意了,谁知道叶子璐快他一步先叨叨出来:“你给我闭嘴。”

  颜珂:“……”我只是想说面部神经是怎么导致脑子有毛病的……

  骆闻舟轻笑两声,“成,你们现在这儿等着,我去找沈教授问问接下来怎么办。”

  “哟,这么热闹呢?”费渡带着墨镜,穿着骚气的风衣拎着一堆零食进来。他环顾四周,最终嘴欠开口:“师兄,这是哪个剧组来咱们市局拍戏啊?”

  骆闻舟听到这欠揍的声音心里松了一口气,感叹终于不用吃狗粮了,也不在意费渡这身打扮和带零食来警局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转身拉过费渡回到赵云澜身边。

  这时赵云澜环视一周,将所有人目光都吸引过来才懒懒开口:“不知道怎么回事,时空错乱了,但奇怪的是,时空虽然错乱,却只有这几个人跟着时间洪流来到现在,我查过了,这几个人隐隐之间似乎和我们有些联系,这联系之间有一个人是中介……但我并不清楚这个人是谁,又是为了什么才把你们都搞了过来……而且……”赵云澜顿了顿,“这个人力量不稳定,只将你们带来了,还有一些人没有带来。”

  “那我们还有回去的办法么?”周子舒拿开了在自己腰上温客行的手,并且警告他不许过来后才开口发问,赵云澜显然也是被这个问题困惑许久,他叹了口气,点点头。

  “应该是有的,但目前我们要先找到把你们带来的那个人。”

——

  Priest睁开眼时,就是在市局办公室里。她坐在办公桌前,似乎还有些茫然,环顾四周后才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应该不是做梦,但应该是在梦里穿越了。

  她看了看办公桌上放着的相框,相框里有张照片,似乎是在游乐场照的,两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其中一个留着长发带着金边框眼睛,她一愣,想着这人怎么那么像费渡,蛮符合自己审美,另一个男人身材精壮,目测……应该是从事军事有关工作的人。

  Priest再观察办公室摆设,慢慢和自己想象重叠,她越来越确定自己穿进了自己的小说里。

  她还没有从迷茫里走出来,办公室的门锁就从外面被人打开。

  “你们先来我办公室吧,在外面干坐着再加上奇装异服吸引人目光……”骆闻舟正扭头和后面浩浩荡荡的人说话,注意到他们微妙的表情才扭回来头,当他看到坐在办公室里的女人时懵了。

  他苦嚎一声:“费渡你冷静!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出现的!我昨天走的时候锁门了!”

  费渡……?Priest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起身,好奇地看向骆闻舟身后。

  费渡也好笑道:“我还没怪你呢,我昨天看着你锁门的……”

  赵云澜拉了拉沈巍的手,目光一沉,点点头,沈巍也微微颔首算是回答。后面的人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催促骆闻舟赶紧进去。

  虽然骆闻舟很奇怪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但想着一个女人应该干不过他们这些大老粗,就将所有人放进来。

  唔……这个拿笛子的应该是顾昀,他拉着的应该是长庚……嗯……开门的应该是骆闻舟,这是他的办公室,他身后是费渡,这个头发特别长的应该是沈巍,旁边是赵云澜,我看到他们小动作了,赵云澜旁边是谁……?谦儿和小远吗?不管他们,后面背着斗笠的应该是周子舒……?啊旁边温客行好欠揍,没想到那么久远的小说人物都出来了……嗯?居然还有言情?我看看,应该不可能是甘卿和俞兰川,他们不是这个样……阿翡也不可能,应该是拖延症的吧……?颜珂和叶子璐……奇怪,居然没有七爷和林静恒……哎不对,我应该在意的是古代人怎么会出现在现代啊。

  她还有点茫然,试探开口道:“骆队……?”

  骆闻舟下意识点点头,而赵云澜已经正色上前伸出手打招呼:“你好,我是赵云澜。”

  “啊?噢赵云澜啊。你好你好。我叫……嗯……叫Priest就好啦。”女人声音甜甜的,她伸出手轻轻握了握赵云澜的手,动作缓缓的,却格外好看,她穿着简单的休闲运动装却挡不住身材好和书香气质,她一开口,赵云澜就明白了。

  “虽然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是似乎我们有些关系?”赵云澜将心中疑惑直接问出声,也忘记了打太极,只是这女人身上有种温暖的感觉让自己想不由的亲近……嗯……就像是母爱一样!可是,在一个和自己相差不了多少岁的女人身上感受到对自己的母爱,不是很奇怪吗。

  Priest笑出声,“是呀,我们关系可不浅。”她已经感受到沈巍的目光了,好的,再加把劲把赵云澜送上绝路!

  万年不要脸的赵云澜突然觉得面上有些热,“咳,您能说说是什么关系吗。”

  “唔……大概是母子。”Priest再次乐出声,“不逗你了,我只说了吧,你们都是我写出来的人物,这里是小说的世界。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穿过来的,但和你们应该有些关系吧?”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眼底都带着质疑。很显然,他们并不相信她的话。毕竟都是活了那么久的人了,现实和虚幻还是分的清的。

  “小说世界?和我们有关系?”那边的几个人坐不住了,温客行颇有兴趣的凑过来,Priest揉一把他的脑袋,点点头,“是啊老温。”

  她看到了他们几个眼底的质疑,自信地指了指温客行“你和周子舒是我的小说《天涯客》和《七爷》里的,骆闻舟和费渡是我的小说《默读》里的,赵云澜和沈巍是《镇魂》里的,唔……谦儿和小远是《大哥》里的,颜珂和叶子璐是《大战拖延症》里的,噢还有西北一枝花和小甜心,小甜心就是长庚,你们是《杀破狼》里的。”她耸耸肩说出实情,反正按照穿越的尿性加上什么天道,等她回去后,他们几个肯定记不住自己是谁说了什么,啧啧啧可惜了啊。

  几人表情更微妙了,难不成她真的是所谓小说作者?“所以,我们那么惨都是你安排的?”

  几个受的表情更加微妙,“我们为什么受都是因为你?”

  Priest甜甜一笑,“是呀,抓阄决定的,都是我的恶趣味。”

  几个人面面相觑,自己的经历都是被另一个人安排的,这种感觉真的是……

  赵云澜清了清嗓子示意他们安静,问Priest“那,您知道您是怎么来的吗?”
 

  Priest摸了摸下巴,“嗯……别用您称呼,太拘谨了,我是一睁眼就看到骆闻舟工作室了,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嘛……今天是我的生日。”

  几个人一怔,场面一度静默,倒是叶子璐先打破沉寂:“祝我们的造物主生日快乐?太突然了也没准备礼物……”她摸摸口袋,摸出来个刚刚来时买的胸针递过去,“希望您能收下。”Priest连连摆手……好吧又用了您。

  “诶!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Priest伸手推拒“更何况还是你们的礼物,收了我都会愧疚的……”叶子璐却不由分说直接塞她手里,“是女汉子就要大方点!”Priest叹气,揉揉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汉子,真是遗传自己性格……“谢谢叶子。”

  “咳,我去订生日蛋糕。”费渡起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个玫瑰递给Priest,换得美人一笑和骆闻舟的幽怨后出门。

  “嗯……”顾昀沉思了下,抬眼往向长庚,却见长庚笑着从随身荷包里拿出来雕好的木簪,“反正子熹雕得多……”

  长庚起身,将木簪送给Priest。Priest看了看手中雕琢精致的簪子冲顾昀点点头,“谢谢长庚和子熹。”

  赵云澜看了看沈巍,沈巍冲他无奈地笑,赵云澜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根毛笔递给Priest,“我们也没什么能给的,这是功德古木上取下来的树枝做成的毛笔,送给您吧,没什么用,也能保平安。”

  Priest慌忙收下“谢谢谢谢……”她有些咋舌,这可是功德古木的树枝,还是得了鬼王和昆仑祝福加持buff的毛笔……

  魏谦和魏之远对视了一会儿,魏之远从怀里拿出个小盒子走过去递给Priest“这本来是给小宝生了孩子的贺礼,不过既然您过生日,也没什么准备,就把它送给您吧。”

  Priest接过指指盒子 “我能打开看看吗?”魏之远点点头,“这是您的权利。”然后,滚进了魏谦怀里躺尸。

  Priest打开,看到了一款瑞士名表,吸了一口气后怀里又被塞了个木笛和一个首饰木盒。

  抬眼,是温客行和周子舒。“这个木笛是我们一起做的,没用过,一直留着当纪念品来着,不过是您的话就直接给了,这个首饰盒是我代没能来的七爷送给您的,本来我们走江湖随身带着是想着没钱了就换……咳,您是姑娘,应该会喜欢这些的吧。”

  “喜欢!当然喜欢啊!你们送的礼物我都超喜欢!”Priest有些激动,怀里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东西啊!太幸福了有没有……

  这时,费渡带了拎着蛋糕进来了,他将蛋糕放在桌上,又拿出放在蛋糕盒上的一个四方小盒子,他嘴角挑起了笑,“我和骆闻舟不知道您会出现在这里,既然是过生日也不能少收礼物,所以我刚才出去转一圈又给您买了套裙子和运动服,当做礼物送给您。”

  “谢谢谢谢!”一时间收了那么多贵重礼物的Priest有些不知所措,倒是骆闻舟贴心地偷偷拿来郎乔的小袋子将所有东西装好递给她。

  “来了各位,过生日啦。”骆闻舟把窗户拉上,把蛋糕盒打开,费渡买了个四层蛋糕,也不知道没定制是怎么搞来的,上面写着Priest生日快乐,Priest摸了摸自己脑袋,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在小说世界里过生日……

  费渡把蜡烛插上,几个能把人苏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他们生日快乐歌还唱不起,七嘴八舌还走调,再加上顾昀和周子舒友谊的笛声伴奏……
 

  许愿的时候Priest就已经笑得控制不住自己。

  吹灭蜡烛后,她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伸出手“可以给个抱抱吗——”

  几个人轮流过来抱抱,最后又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在笑着笑着却渐渐模糊的视线中,她好像看到了除了在场的几个人过来拥抱,还多了几个人,他们都冲Priest笑,陆必行还给了Priest比了一个小心心,还有林静恒啊、沈夜熙和姜湖、俞兰川和甘卿、景北渊和乌溪、周翡和谢允、傅落和杨宁、祁连和江晓媛、褚恒和南山、徐西临和窦寻、严争鸣和程潜,还有好多好多,自己笔下的cp。

  骆闻舟小小的办公室非常非常的热闹。一群人热热闹闹用蛋糕玩起了游戏,你追我赶,等到Priest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几个顶着奶油脸站在一起的人冲自己摆手。

  他们说:“谢谢你创造出来……”我们。

  而Priest再次茫然了,她刚张口说“不……”视线就渐渐模糊,脑子也越来越混乱,一下子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慢慢消失,骆闻舟和费渡旁边的几个人也渐渐消失,他们彼此笑了笑“相识一场啊各位!按这个尿性,回去估计我们就忘了这件事了……”

  “我给你们一个buff……”赵云澜用他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手定下了一个结。

  “虽然到现在都不明白她是怎么来的,但应该和她生日有关,感谢天道把她送过来让我们给她过生日……假入下一次她再来的话,我们再碰面时,就会想起今天发生的事……”

  声音慢慢变弱,零零散散的都慢慢化成光点回到自己的世界。

  骆闻舟和费渡相视一笑,却慢慢茫然“诶,费事儿你怎么在我办公室……”

——

Priest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从床上捂着脑袋起来去运动,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做了个香甜的梦,但却不知道发生了啥,只好叹口气继续今天分量的废柴,而她不曾注意到的角落里,正放着一个燕城警局警花郎乔特有的塑料袋。

你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曾被遗忘。
愿你满身荣光,身披辉煌。

十七岁生日快乐。

END.


我知道甜甜ooc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赶上车了嘤嘤嘤,后续等有时间再写cp后续当做小段子发上来

微博和lofter都不要脸@女神企图被翻牌。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那些奇奇怪怪的花吐症

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

仲逸:

现在我的空间情况是:


全职圈繁花血景/百花缭乱等等所属百花战队莫名躺枪
黑塔利亚这个服气,王耀吐四川攀枝花
皮皮家的长庚吐西北一枝花和曹春花
少年锦衣卫的还可以吐花道常花爷
费渡吐了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时之歌还有维鲁特会吐幻光花
巫哲家还有蒋丞会吐大五花
霹雳布袋戏有兰陵不谢花
盗笔圈的吐的是解语花
秀秀家的吐血雨探花
楚留香的吐胡铁花
文豪的吐泉镜花
剑三的吐万花
恋与随便花


其他还有兰花先生花无缺花满楼鸡米花爆米花霸王花西兰花椰菜花油菜花烟花雪花浪花火花女人花等等等等👏👏👏


还有评论区三位补充的塑料花和塑料姐妹花和紫罗兰永恒花园吐薇尔莉特👏👏

跟风改句(其实是被作业逼疯了)

笑出猪叫

絮薇沐紫:

喜欢一朵花,不见得非得看见花开,喜欢一本作业,不见得非得写完,追求作业的过程怎么能叫无用功呢?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你不觉得吗?


作业起于白塔尖顶,终将铺满阴霾之地。


不是每一次不写作业,都还能再补回去的。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作业,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笔墨淹没过试卷的胸膛,
草扎的作业,从此万寿无疆。


没有了……作业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我不是抄作业的人,我就是答案


拿走,连语数英再史地生,买一送一,不用找零。


假期之阴初见作业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镇作业之魂,安试卷之心,赎听力之罪,轮论文之回。
至死方休


有人心易变,三头五年就不写作业;也有人心如止水,十万八千里走过,初心不改。


心里不想写作业的时候,就假装自己在写,面上动笔了,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


你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他是写不完了还是吵起来了我都管到底。


若我早生十年,作业便不是这个作业了。


查不查在你,写不写在我。

打爆原po狗头。
对老子来说
他们也是男神

李子:

空间里看到这个真的很生气
没有和老师们接触过自然不懂他们的好
一个人的温柔是铭刻在骨子里的教养
而不是浮于表面的做作
更不是刻意的卖痴卖癫
曾经有幸采访过夏磊老师
可以说
在我心里
他就是这么一个温柔绅士的人
相信其他几位老师也是如此
至于原po
我建议您还是光速去世的好
别拉低整个地球的IQ水平谢谢

只能感叹幸好抖森不上lof。

【黑花】安好
*私设黑瞎子丢了。
*解家洗白之后
*微瓶邪
*ooc我的,人物三叔的
*生日快乐花儿爷。祝岁岁安好,身体健康。

  前几天,解雨臣去天安门看了升国旗。解家没洗白之前,他很少有能出来走走看看的时间,即使是出去看看,也只是去盘口杀人、去下墓。每一次回来,都是生离死别后的安稳。

  解家在吴邪完成计划后全盘洗白,解雨臣在跳车后被黑瞎子救了回来,当时的解雨臣浑身没有一个好地方,昏昏沉沉被黑瞎子带走回到七零八落的解家,而他醒来后,黑瞎子已经没了影儿。解雨臣还没有来得及让人去找黑瞎子,又开始着手修补洗白解家。

  万千家产,又岂是一时可修补回来。

  2015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吴邪去了长白,之后就留在了福建的一个小村庄,安顿好后,吴邪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解雨臣,听到解雨臣没事,吴邪也松了口气,但吴邪已经不打算插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没回来帮助解雨臣,因此解雨臣忙忙碌碌一两年,才在今年安排好了一切。

  国庆之前,解雨臣让去查了黑瞎子在哪里。可是,并没有查到他究竟在哪。解雨臣自嘲地笑了笑,南瞎北哑又不是说着玩儿的,张起灵不想让吴邪找到,吴邪就是找不到,但耐不住人家吴邪有张起灵雷达啊,黑瞎子呢?他要是天南地北的跑,解雨臣也就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寻踪迹。

  解雨臣很想让黑瞎子回来陪他过生日。前两年就不说了吧,解雨臣忙得自己都不记得生日,今年好不容易安顿下来,解雨臣又要为找黑瞎子这件事操心。

  今天天气不错。晒着太阳,解雨臣叹了口气,手里转着笔,靠在院子里的大躺椅上发呆,面前桌子上是一摞摞的文件。

  至于这黑瞎子为什么会和解雨臣那么熟,还要从解雨臣刚当上当家开始。

  具体是什么,解雨臣也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一个黑色模糊的身影,把忙了几天几乎不沾床发高烧的自己抱进了医院,照顾自己一晚直到退烧。解雨臣唯一能笃定的是,这个身影绝对是黑瞎子。
 

  解雨臣闭着眼,晃着摇椅,有一声没一声的哼着不知名的戏曲小调,伙计进来刚想出声,又闭了嘴。

  “什么事?”解雨臣睁眼坐起身子,伸个懒腰看着伙计。那伙计指了指门外“爷,吴小佛爷带着胖爷、张爷来找您了。”

  解雨臣起身,“行,把小邪他们带到客厅,来一壶好茶,我待会儿就到。”

  伙计颔首准备离开,又被解雨臣叫住“诶……他有消息了吗。”

  伙计转身,“回爷,您是说黑爷?他还没有找到的消息。”闻言,解雨臣蹙眉,伙计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的神情低头,解雨臣叹了口气摆摆手“行了,你快去招待小佛爷吧。”

  “是。”

  解雨臣到客厅的时候,王胖子正和吴邪争着自己名贵花瓶,张起灵在一旁低头沉思,而花瓶……在自己进来的一瞬间,“啪”的摔碎了。

  吴邪:“……”

  胖子:“……”

  解雨臣挑眉:“……吴邪。”

  吴邪把手举过头顶:“我错了。”解雨臣放下琉璃帘,进屋落座倒茶一气呵成,冲着吴邪和王胖子笑得开心。

  吴邪过去揽住他的肩一脸讨好:“大花,你看我最近真的是穷的连衣服都买不起……”

  “那你是怎么过来的?徒步?”解雨臣垂着眼睑抿了口茶,搁下茶杯“这账先记着,有钱了找你算账。”吴邪苦苦的揉揉脸,勾着胖子脖子给他来了一拳后,坐在张起灵旁边。自始至终,张起灵一直淡然的看着他们。

  吴邪翘起二郎腿,也端起茶杯“大花,我们这次来,可是给你庆生的。”

  “庆生?”解雨臣眉毛一挑“不是蹭吃蹭喝?”

  “怎么会——”胖子拍着肚子嚷嚷“人妖……不是,解小九爷你可别把咱们看的那么穷。”

  张起灵点点头,算是附议。

  解雨臣笑笑,“嘛嘛嘛,留你们仨也是陪陪我,活跃气氛……话说,吴小佛爷这是过了两年才想起来你发小要过生日?”

  吴邪干笑摸摸头,“不是……前两年你不是忙得都忘了这事儿……”“我一想起来你就来了?”解雨臣眯了眯眼,笑得像只狐狸“我可没通知您呐。”

  “好吧好吧小花我实话实说。”吴邪摆手,“谁告诉我的我想凭小花你那脑袋也能想得清,不过……他来不来我就不知道了。他就给我三张机票,让我们飞过来陪你,我问他来不来,他说‘让他猜。’我们就来了。”

  解雨臣舔了舔上牙槽,被气笑了。“这是让爷去邀请他啊。”

  吴邪耸耸肩,“我哪知道。”他起身“正好,晚上才是你的生日宴会,我先拉着胖子和小哥去逛逛北京城,你准备着,至于他嘛……看他心情了。”他话锋一转“借点儿钱?”

  解雨臣无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这卡是我私房钱啊,你省着点用。”

  吴邪“哈哈”一笑“我才不会呢。”

  “滚吧滚吧赶紧滚。解家不欢迎你。”解雨臣伸出长腿踢他屁股,却被他一闪身躲开“你打不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邪哥哥会给你带糖葫芦的,小花妹妹就等着吧——”

  解雨臣扶着额,倚在桌子旁笑出声。真是好久没那么开心过了。解雨臣笑完,喝了口茶,把黑瞎子甩在脑后,开始着手准备晚宴。

  傍晚时,解家灯火通明。解雨臣准备了一桌满汉全席,一个三层蛋糕,放在大厅的桌子上,让胖子差点扑上去就起不来,张起灵看着一桌饭没啥情绪,倒是吴邪开了酒助兴。霍秀秀也回来了,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吴邪说美的不像当初的乡下小丫头,气得秀秀给了他一拳,被张起灵挡了下来。解雨臣笑得提不上来气,却被王胖子伸手抹了一脸的奶油,解雨臣瞬间笑不出来了。抹了奶油就冲吴邪脸上去,此时,张起灵躲在了一旁,却被小心眼的秀秀抹了个大花脸。张起灵一双眸子平淡无波,淡定起身回给吴邪一嘴蛋糕,顺手抹了秀秀一把。

  这就是导火线,一会儿混战就开始了。几个人和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见人就抹,把战场扩大到了整个解家,解家人声鼎沸,又有了生气,热闹的不行。

  入夜,十一点五十五分。铁三角醉倒在沙发上,张起灵还有一点清明,乖巧坐在沙发上低头昏昏欲睡,吴邪大腿搁在一旁呼呼大睡胖子身上,头枕在张起灵腿上,一呼一吸间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睡着。霍秀秀已经被解雨臣抱进了卧室,在里面睡的安稳。

解雨臣拎着啤酒,坐在阳台栏杆上吹着凉风,哼着前几天学的黄梅戏,等着凌晨十二点到来。

  不光是等凌晨十二点,也是在等黑瞎子。

  “还等?”张起灵抬起头,眼中一片清明。“哟,还以为你已经醉了。”解雨臣扭头笑笑“反正不急,还有五分钟。”

  十一点五十六分。

  张起灵靠在沙发上,闭了闭眼,手抚摸着腿上吴邪的脑袋“他说不来。”

  解雨臣搁下酒瓶:“感情吴邪这小子还给我留了点希望,啧啧啧,张起灵,要不要这么狠。”

  张起灵依旧没有睁眼,只是淡淡道:“看你等的辛苦。”

  解雨臣不怒反笑:“小邪可是等你十年,我就几分钟而已,又不耽误事。”他灌了口酒“他要是真不来啊,我进屋睡觉就是,不能委屈了自己,外面那么冷。”从他这个方向,能看见故宫那边幽幽的灯火。他眯了眯眼,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紫禁城前的富丽堂皇,那个时候,还是黑瞎子拉着自己看的。

  十一点五十七分。

  张起灵那边没了声音,解雨臣想,他可能睡着了,或者把气息藏起来了。他摇摇头,不让他们吹凉风受了凉,关上了阳台门,一人坐在阳台栏杆上唱起戏:
^我把你比牛郎,不差毫分哪。
刘海哥你是我的夫哇。
海哥哥你带路往前行哪。
行罗嗬——

  十一点五十八分。

  解雨臣漫不经心转着手里的蝴蝶刀,打飞院里海棠树树枝,轻轻一跃,一手接住树枝一手抓住蝴蝶刀一个旋身,坐回阳台上。

  十一点五十九分。

  解雨臣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树枝,揪下叶子旋转出去。摸出一颗红嫩小果,剥了皮塞进嘴里。酸酸甜甜的汁液充满口腔,解雨臣看了眼手机时间。

  凌晨十二点。

  院里一片寂静,偶尔有风呼啸而过,只留解雨臣一人寂寞。解雨臣眸子里的光慢慢暗下去,他打了个冷颤,扔了树枝准备进屋。

  凌晨十二点零一分。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院墙外,烟花绽放。带着风吹起解雨臣的发丝、衬衫。

  解雨臣转身眸子里盛满星光,唇上尽是温软。

  黑瞎子没带眼镜,就这样轻轻含住解雨臣的嘴唇又分开,张开双臂。

  “虽然晚了一分钟但是我相信花儿爷还是会很高兴——生日快乐。”黑瞎子嘴角带着笑,眯着眼看着解雨臣。那是他见过的、最开心的解雨臣。比小时候拿到糖葫芦时还要开心的笑容。

  解雨臣看着他的眼睛,黑色的、亮亮的、里面装满了自己。他的身后,是烟花盛世。

  解雨臣轻笑,出去走了一遭,就会玩儿了。撩的真好。他慢慢地回抱住他,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

  “舍得回来了?”

  “那是,花儿爷生日,人都齐了,可不就差瞎子了。瞎子要是不来捧场,花儿爷多尴尬。”

   “出场方式倒是挺特别。”解雨臣勾住他脖子,凑近他鼻尖哼哼,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唇。

   黑瞎子就势,衔住他嘴唇。

   撕咬着、厮磨着,不过都是为了确定对方的存在。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也很爱你。

  二人都没有言说,就只是互相沉醉于彼此眼眸之中。

  生日快乐,我的花儿。愿有你有我有吴邪有胖子有张起灵有秀秀的每一天都是岁月安好,每一天,都是醒来时看着彼此的幸福。直到时光走远。






没脸没皮番外:

  被惊醒的胖子趴在玻璃上看着,脸在玻璃上贴着像个猪头“黑瞎子回来了,他们又要虐狗了。”

  霍秀秀拿手机拍照“那又怎么样,官方cp又发糖了真好。”

  张起灵和吴邪手拉着手站在玻璃门前,吴邪把手放在玻璃上“好久没见小花那么开心了。真好。”

  张起灵点点头。内心os:还不是我给你营造了悲伤气氛。任务完成,深藏功与名。

————END
^是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女声片段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这样了我的本命er

解雨臣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你永远都是年轻二十六!

岁岁安好!

 
——
委屈巴巴再发一遍
明明是在花儿爷生日当天凌晨十二点发的
lof吞了(இωஇ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

从欢:

老叶不复出就要回家当他的太子爷了,他心里的苦,那些喷子们能理解吗?